新一轮大调整来了!影响未来10年,看懂的却很少
2019-11-29

    作 者:水木然来 源:正和岛(ID:zhenghedao)2018年,是改革开放40周年!从1978到2018的40年,是中国经济的上半场。以2019年为分水岭,中国经济正在开启下半场。中国经济的下半场,其发展逻辑将发生质的变化!紧握旧地图发现不了新世界,固守旧思维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要想能在下半场里如鱼得水,你必须读懂下半场的逻辑!先来总结中国经济上半场的特点,上半场的核心逻辑,可以用四个字概括,那就是:“跑马圈地”。什么是跑马圈地?所有高速发展的国家,都会经历一个资本的原始积累的过程。这个过程就像“跑马圈地”。一旦社会的生产力得到解放,就加足马力直往前冲,谁的马力大谁抢的地盘就多。17世纪左右,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,资产阶级革命新贵把很多土地变成私有的大牧场、大农场,这就是英国著名的圈地运动,法国/德国/荷兰等也都出现过圈地运动。跑马圈地的时代有两大红利:第一:“人头红利”,针对的是制造业和房地产。第二:“流量红利”,针对的是互联网行业。先看人头红利,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按人头数钱,就看谁抢的人多了。但是一个很客观的事实就是,中国人口高速增长的时代一去不返。尽管我们放开了二胎,但是从2017年开始,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明显回落,只有5.32‰,预计今年还将进一步下降。与此同时,北京、上海这两座超级大都市已经在控制人口增长,数据显示北京和上海两地常住人口40年以来首次同时出现负增长。很多事物的拐点,往往从人口的拐点开始。2018年之前的房地产,依靠的是大量人口进城的红利,而现在随着人口增长的放缓,这种模式也走到了尽头。2018年之前的制造业,依靠的也是大量廉价劳动力的红利,而现在随着劳动力的减少,用工成本就水涨船高,劳动密集型企业彻底没了出路。既然外部流入人口越来越少,那就只剩一个出路:盘活存量。房企开始进入了“盘活存量”和“生活服务”的时代,从“拿地建房”到“构建生活社区”升级。未来的城市的特点用一个词可以概括:人以群分。城市一定会出现一个个不同主题的群居社区,并需要有配套的服务,然后更好的深度服务好这一群群人,才是房企应该思考的问题。同理,制造业型企业也必须看清未来产品的方向,定制化和个性化产品占的比重将越来越大,“按需生产”的时代一点点接近。必须要找到自己服务的精准人群,建立链接。实体企业的上半场,我们做了A业务,会进一步开拓B业务,那是因为社会基本结构还没完善,所以有这样的机会。实体企业的下半场,你立足于A业务,必须不断深挖这个业务,你要构建一道高高的城墙,让别人望而生畏。上半场,我们经营的是商品,人围绕商品在转;下半场,我们必须学会经营人,人才是真正的财富!再来看看流量红利。2018年之前的互联网是上半场。互联网的上半场又可以分为两大部分,PC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。在PC互联网时代,中国诞生了诸如新浪、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百度、京东、搜狐、网易等互联网公司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腾讯靠从QQ到微信的自我革命站的更稳;淘宝也掀开了手机淘宝的篇章,新浪依靠微博苟延残喘。与此同时诞生了今日头条、滴滴、美团、拼多多等小巨头。无论是PC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,都是“流量为王”的时代,是流量主导一切,流量就像水源,只要有流量就能孕育生命,水到之处绿草成荫,然后枝繁叶茂。但是一方面高速增长的人口势态已经不在,另外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凡是能搬到线上的人基本已经搬上去了。先看两个基础数据:1、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首次迎来整体性下滑,2018年第一季度,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 28.6%,销量增长率大跌;2、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增速同比降低超50%,2018年前9个月移动互联网的总用户规模只增长了3400万,而去年同期是6400万,如图:最直接的表现,就是各大平台的新用户增加数量都在萎缩,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秋季大报告》拼多多用户总量增长缓慢,同时移动购物用户规模增长率下降,如图:摩拜和ofo总用户数量远低于去年同期;滴滴总用户量预估下降10%左右;最值得一提的是新的风口——短视频领域,抖音、快手、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等排名前四的APP用户数都出现了下降,如图:显然是大家对短视频的新鲜感已过,各种小哥哥小姐姐千篇一律,低俗搞怪的东西很容易审美疲劳。新闻客户端方面,腾讯新闻和今日头条都处于总用户数稳定状态,几乎无增长,其它客户端的情形也可想而知。游戏方面,王者荣耀的用户数下降高达42%!几乎被腰斩,大概是新新人类们都觉醒了吧。总之,现在的互联网行业,无论是成熟平台还是创业者,都明显感觉从外部获得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。互联网的上半场,我们抢占的是用户规模,我们通过广告活动以及奖励来不断提升下载量;互联网的下半场,我们抢占的是用户时间,每个用户的停留和使用时间,以及频率,才是最关键的。跑马圈地时代的结束,也意味着“抢人头”和“抢地盘”时代的结束。既然地盘和人头都已经划分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你必须经营好你的一亩三分地了。就像闹革命一样,先确定自己的革命根据地,再不断扩大革命根据地。做好艰苦斗争的准备。既然机械式的从外部获取流量越来越难,那就必须从盘活自身存量入手。反正线上的地盘就那么大,互联网企业的一大出路就是去线下抢地盘,都说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,什么是产业互联网呢?简而言之,就是能够深刻改变实体行业的互联网。互联网的优势是可以改变生产关系,改变生产关系就是优化资源配置,提升实体的供应效率、运作效率和协作效率。在下半场,互联网开始进入“深挖用户”和“服务实体”的阶段。未来,那些能够彻底掌控实体供应链的互联网企业;那些能够真正提升实体运作效率的互联网企业;那些能够促进实体之间协作效率的企业,一定能胜出!中国是个神奇的社会,它前进的根本驱动力就是革命,革命无处不在,要么对外要么对内,总之革命一旦消失,生命力马上消失。互联网的上半场,大家只顾去抢别人的地盘,天天忙着革别人的命,现在地盘抢的差不多了,互联网的下半场,轮到革自己的命了。数年之前,传统企业就提出了“精细化管理”的概念,现在互联网企业必须提出“精细化运营”的思路。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巨头,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几乎全部进行了组织结构调整。9 月13 日,雷军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,宣布了小米集团最新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;9 月30日,腾讯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企业组织架构大调整。11月20日,京东金融宣布更名“京东数字科技”,并成立与其平行的京东城市、京东农牧、京东钼媒、京东少东家等部门。11月26日,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了新调整方案,将原有的阿里云事业部升级,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。与此同时,很多互联网企业年底裁员的消息最近也不断传出,这其实都很正常,它说明一个规律:无论是传统企业,还是互联网企业,当人口和流量红利结束之后,打铁还需自身硬,现在都到了优化自身结构的阶段。即便腾讯这样稳赚钱的巨无霸公司,马化腾在2018员工大会 (20周年)都宣布要废除“干部终身制”,并会拿出20%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。这也说明互联网的上半场,也形成了一些既得利益者,他们可以坐享其成,互联网的下半场开启之前,一定要先优化自身组织。历史告诉我们:任何一个组织,每到一定阶段都会形成一小撮既得利益者,拿掉既得利益者才是自我革命的根本。互联网的下半场,也可以让我们做一个这样的总结:中国经济的上半场,主要解放的是C端(消费者或用户),一切都为让人民大众的生活更加便利,平台和企业的一切行为都是围绕发展更多的客户而努力,不断的跑马圈地。中国经济的下半场,主要解放的是B端(企业或组织),我们的工作重心需要转移到提升企业或组织的运作效率上,因为当人均GDP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对人的管理成本也会越来越高,企业的管理成本决定了这个企业的生死存亡。在下半场,那些靠人海战术/堆人战术的企业一定会被淘汰。同时将有大量企业开始为提升效率而买单,很多业务开始从to C 向 to B转变。上升一个层面来讲,当一个国家开始优化管理成本的时候,也意味着这个国家正在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变。中国的上半场,解决的是“生产效率”的问题,我们不断的扩大生产,压缩成本,改良工艺等等,因此我们生产出了太多物质和产品,现在的问题是:很多产品并没有送到最需要它的人手里去。中国的下半场,需要解决的就是“分配效率”的问题,我们必须通过各种办法提升分配效率,比如很多租赁型/共享型经济就是在盘活沉睡的社会资源,很多互联网企业的定位就在此。上升一个层次来讲,世界经济的核心问题已不是“生产效率”的问题,而是“分配效率的”问题。经济重心需要从提升“生产效率”升级到提升“分配效率”。一方面,关注“分配效率”会逐渐使生产走向“按需生产”,不同的人有不同层次的需求,人需求的提升会倒逼生产水平的提升,从而出现更多的高端制造企业。另一方面,未来会有更多的互联网企业诞生,他们专注于发掘沉睡的社会资源,进行自动匹配,转化成各种收益。中国的上半场是外向型经济,依赖的是外国资本,世界级的大市场。98年加入WTO是中国经济史上浓重的一笔,简而言之,是靠世界经济这个大轮子带动中国。中国的下半场是需求型经济,必须依赖中国人的消费水准,必须提高中国人自己的文化品味,必须在产品的先进性方面引领世界,简而言之是中国开始带动世界的发展。这一点可以从“广交会”到“进博会”的转型看出来。广交会始于1957年,迄今为止已持续办了大半个世纪,首届进博会也在2018年召开。“广交会”主要是为了让中国的产品出口,而“进博会”主要是让国外的产品进来。从“走出去”到“引进来”,从“卖全球”到“买全球”,就像一场乾坤大挪移,象征着中国在世界贸易上的地位大逆转,同时也意味着未来将有更多好的产品要进来。那么作为国内的制造业企业,是不是做好了与其产品质量PK的准备?同时作为国内的互联网企业,能不能把这些产品更快、更好的送到消费者手里去?中国的上半场,只要把美国的互联网模式照搬过来基本就可以成功了,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等等都是这样成功的;中国的下半场,只要把中国的互联网模式往海外复制就可以大概率成功了。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践行,同时现在已经有很多国家开始照搬中国的互联网模式,比如印度、印尼、马来西亚等等。中国经济的上半场,遵循的是“钢筋泥土”模式。我们搭建好了社会的基础设施,就好比给社会建好了框架。中国经济的下半场,将升级成“精耕细作”模式,我们需要往框架里填充各种内容,文化、旅游等项目将成为核心,中国正在走向“软实力”模式。上升一个层次来讲,中国的上半场是努力融入世界,中国的下半场是努力带动世界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层次的发展理念。中国经济的上半场里,我们为了融入世界,完全遵从了游戏规则,那就是美国主导的全球产业结构:美国的设计、日韩的元器件、中国的装配、资源国的原材料和能源,销往全球;当然,各国挣到的都是美元。美国以美元做信用背书,让这些国家挣到钱后再去买美国国债。于是这些发行的国债又让输出去的美元重新回到了美国。结果大家辛苦赚到的美元,又刺激了美国的资本市场,然后再以资本的形式向海外输出,从而操控世界其它国家的各种产业,这样循环往复地生利,美国就这样坐享其成,稳做全球食物链的制高点。中国经济的下半场,这种循环反复的游戏越来越玩不下去了,中国人的奋发向上也使中国可能永远只是其中一个生产环节。所以,我们搞一路一带、搞自贸区、搞进博会,其实就是在带动新一轮发展。中国经济的上半场,给世界贡献了各种各样的产品:衣服、鞋子、玩具等等,被定位为“世界工厂”。中国经济的下半场,给世界的贡献将不再只是产品,而是能深刻影响人类的文化、模式、以及系统。中国的下半场,其实也是世界经济的下半场,我们必须明白身上的重担,同时也要对自身充满信心!2018年是大拐点,2019年是新起点!中国只用40年就走完了西方300年才走完的路,现在我们又一次站在了历史的岔路口张望,这次我们责任更大,因为我们每迈开一步,世界都紧随其后。这不仅要求中国承担更重大的历史责任,这也要求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放大自己的格局和视野,千万不要只停留在传统的秩序里,沮丧萎靡,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看什么都是钉子,悲观的人看什么都是悲观的。这就像我们登山,虽然空气越来越稀薄,爬的越高越孤独,但是我们看到的风景和享受的境界,却已截然不同。图片|视觉中国作者|水木然 编辑|潘姍姍 编审|夏坤